博客网 >

探亲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探亲
 
  大年初三那一天,回到了已经成为老家的榆树。
  二姨一家已经在前一天收到我的电话,得知我们姐弟几个要去,一直在家等候着。一推门,看见了依然瘦瘦的小老胖和他的两个姐姐——老大和二美子。老大竟然被二姨称做“芥菜疙瘩”,虽然还有学生气,但是已经成为大姑娘了。二美子,当然已经更不象个小孩子,比她的姐姐更挥洒自如。二姨家从我出生的那个古老的村庄搬到县城以后,一直租住着别人的房子。几个孩子的学费,花掉了家里的大部分收入。在这个本来就不是那么繁华的小县城里,生活在一个周围都是拥挤低矮的平房区,的确是普通得可以的一个家了。二姨已经变得苍老了许多,眼光深处写着对未来的希望。两个小妹已经有了自己的工作。小老胖的成绩已经有了提高了,信心指数也是在上涨的。原今年6月的高考,我这个小兄弟能如愿以偿。
  稍作停留,到了同样是多年没去的二叔家。二叔依然一抹八字须,当然如果有人硬说是想“一”字我也不会反对。本来就稀少的头发,现在已经看不出稀少了,因为二叔剃成了光头。这更让我想起了某些武打片里的扮相,因为二叔年轻时的武术让他在当地打架很有名。当年,曾经有人被他一掌把胳膊打掉了;也有一个小子在白天人多的时候说:“有种你等着!晚上八点见!”二叔一个人在八点的时候去赴会了,那小子也去了,也是一个人。但是二叔是站着的,那小子却是跪着的:“师父,求你收下我吧……”
  二叔和二婶始终笑呵呵地听着我们几个侄子侄女说话,窄小但很温暖的楼房里面,是其乐融融的居家生活。二叔家的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都没怎么读书,但在外地做买卖还是很有起色的。三轮车的行当,已经被命令禁止了,二叔也不用总骂“白狗子”了。这个已经可以算做老头的老头,眼睛里依然充满着年轻时的豪气和神采。其实我知道,二叔心里面还是有很多东西没有在脸上写出来,比如挂念。
  二叔和二婶以及小二妹妹的用手及语言的扯拽,没有留住行程匆忙的我们姐弟几个。电话能跨越空间的的阻隔,却总不如面对面的坐在一起叙叙家常,只能把见面留到以后的某个假期,然而当假期从口中说出来的时候,却似乎有些模糊,因为人们总在忙着,毕竟也是太远了。
  榆树县城距离弓棚这个小镇的距离,被大客车的轮子以及车后座的我们的聊天甩得不是那么远,饥肠辘辘的我们也被简简单单的混沌摊子吸引了过去。饱了,决定再去一个目的地——有些陌生的村庄下沟。姥爷面色还不错,精神也很饱满。说话的时候,挨个握住我们姐弟几个的手,有些激动。记得小时候到这个村庄的路程好像总是那么遥远,写在记忆中的路也总是歪歪扭扭泥泞不堪的土路。稻田和牛让这个村子的人们变得富裕了起来,虽然有些辛苦,但是却总是充满着希望。姥爷的孙子二国,做了新时期的农民,还是很健谈的。他的哥哥大国,我的大表哥,至少在神情上让我想起了鲁迅写过的闰土。然而,亲情是浓浓的,不需要用其它的东西修饰。
  连续的坐车,连续的走动,让我们几个终于做了停下来吃饭的打算。晚饭后,去了老姨家。老姨很高兴,已经初步尝到了在小镇上做买卖的甜头。她知道她可以不必为人家做力气活就可以赚到钱了。
  去老叔家的行程安排到了第二天,也就是大年初四。晖、憨都在家。晖已经有了做的很好的工作,憨已在读大二了。老叔不大希望我们匆匆坐坐就这么走了,能感受到老叔对遥远的距离的慨叹,因为不象以前那样容易就见面了。
  过年,让人可以容易地相聚,也容易让人难以平静地面对接下来的离别。
  过年,让人又长大一岁,让人变老了一些,让人更真切地感受到平常感受得不那么强烈的东西。
  愿善良、纯朴的亲人们安康。
<< 使用dd命令恢复集群节点系统盘 / 星斗小民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大猫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