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不做学生已八年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不做学生已八年
 
  几天前,北京的周老二忽然到了龚老大那里。龚老大,和我一样在这个小城里靠石油吃饭。
  1998年7月2日,加上现在身处北京的老王,我们同学四个一起从黑龙江那个小县城坐着乘客稀稀拉拉的火车来到松原的。四个人有的拿着吉他,有的拿着旧脸盆,甚至还有一个拿着一把只能称作工艺品的宝剑。行走过程中叮叮咣咣,连上车的时候都是从窗户把这些破烂东西扔进去的。上了火车,我们四个吸引了一大片目光,有一个老头眨眨眼睛,甚至这样说了一句:这年头咋还有卖艺的呢?
  火车慢悠悠的,经过了一个又一个破落的村庄,它们的名字带有明显的革命色彩,什么革志、新华屯、向阳村、立志、太阳升、劳动屯……我都不知道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晰,我所见到的只是荒芜的盐碱地,还有泥土房被搭水泡过的痕迹。
  扑克牌毕竟也有打累的时候,于是我们几个就望着窗外。老王,我们四个中最胖的一个,也是视力最好的一个,终于发现了远处的一条江。我当时努力回忆上初中时发的那本地图册,恍惚记得那应该是两省交界的江,应该叫嫩江。总之,在当时的意识里,是回到了吉林的地界。我不知道哪儿来的那么多的激动,竟然用不低的声音喊了一句:“我终于回到吉林了!”
  我现在都觉得每一年都在削弱着哪种青春年少时才有的心境和举动。
  周围的目光又一次聚拢过来,我漫不经心地用我的目光迎接了一下。我知道,我的判断没有错。到了吉林省了。我也知道,龚老大在毕业纪念册上对我的称呼“地头蛇”是名不符实的,我看着陌生的土地,也明白自己也是外乡人。 现在回头看看,知道自己曾经像个久久在自己家院子玩的小孩,看见了外面五颜六色的风筝却也只是看看而已。
  后来的事实证明,好几年的时间里,我没有把自己当成这个小城里的本地人。心始终是飘着的,没有一个很坚定的脚印让我停留下来。然而,2000年的时侯,整个中国的国有企业都发生重大变革的时侯,老王和周老二在企业裁员的大潮中选择了“买断工龄”,去了京城;我和龚老大没有选择离开,反而做了“本地人”。
  这次回来,周老二脸上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倒是变得有些健谈。星期五的晚上,龚老大家的大铁床上横着躺着三个师兄弟,就是龚老大、周老二和我。那个时候,忽然想起金庸笔下的胡一刀和苗人凤。
  周老二的湖南小嘴变得像小喇叭。小喇叭里发布了几乎每一个同学的新闻和旧闻。老王的脾气小了,当年在这个小城里威风八面的拳头已经完全地适应了键盘,还有很多想不到的事,比如好几位同学已经移民到了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
  很多人的面孔在周老二和龚老大我们三个的语境里变得很清晰,变化的是每个人的境遇。
  我们就象曾经同在一条河里游的鱼儿,水是流动不息的,鱼儿也在寻找着水草和栖息的地方。
  松原是怎么流动的水泡子,我是里面的鱼。
  要想实现梦想,看来我要不停的游动。
  祝福每一条曾经一起游动的鱼儿。
<< PC集群节点更换主板后无法启动问... / 醉醺醺的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大猫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