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一个热的星期天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一个热的星期天
 
  很热的天。
  昨晚依旧睡得很晚,早晨惺忪的睡眼被手机的铃声掰开了。
  可是手机也是懒的,因为它只是叫了几声,之后依然躺在桌子上。
  而我,已经开始动了。捋了捋乱草一样的头发,去食堂了。
  食堂的早饭可是不等胃的。
  长沟大学的食堂的早饭让我们天都坚持把胃填饱。
  自从开班之前的晚宴上那个大嘴大牙的安主任翻了一个口误之后,长沟大学已经被我们悄然叫开了。
  风很大。因为在关门的时候,门的动静已经吸引了从楼上走下来的葫芦岛的胖子。能被我称为胖子的人,那当然是真正的胖子。因为我已经是真正的胖子。
  我带有解释地说:“风的力量”。
  葫芦岛的胖子说:“风的力量,鹰的眼睛,豹的速度~~”。
  我靠,原来胖子也可以称为诗人。
  诗人也需要去吃饭,更何况是一个胖胖的诗人。葫芦岛大概没有这小子的容身之地了,因为那些好吃的可能已经剩下不多了。
  理所当然的是,葫芦岛的胖子吃饭的速度和走路的速度都不怎么样。我自己一个人回到了窝。
  难得好好放松地呆在这个温暖的舒适的窝里面,那就好好学习吧。这种想法让我过了一个上午。
  下午,窝里也开始变得燥热了。有风,但风就像熄火不久的正馒头的笼屉旁边的热气。我开始知道这里和东北相差一点纬度有什么不同。也许,不,应该说实际上,真正的酷热还没被领教呢。
  热水不解夏日渴,解可需要冰红茶。冰红茶需要银子,所以昏天昏地在困意里翻翻新浪,看看有没有算作新的新闻。原来还真有。
  什么“中国摇滚20年”演唱会开锣的链接,让我不禁问道:中国还有摇滚吗?
  看看吧,就知道了。
  曾经在年少时代那么狂迷的摇滚,在今日已经更多地称为了历史。那些让我和那些比我年长十几岁的老家伙一样称作狗蹦子的周杰伦之类的音乐,用一根看不见得声子牵着诸多所谓扇子们的心。我也就是偶尔还能发现许巍和汪锋还偶尔弄出点带有流行味的东西偶尔出现在各种媒体上而已。张楚、何勇、窦维这样的枭雄也已经成了冬睡的灰熊。至于老崔大哥,在我的印象里也已成为“未几已三遗矢”的老廉颇了,好像联合国的安南老头一样,有一个老大的名头。
  也许是我所了解的信息不准,也许摇滚真的在中国没有当年的火热市场和诸多可以感受聆听的心。
  今日见得此文,发现还有一班人马在Rocking,在Rolling。二手玫瑰,还竟然弄了二人转成分到摇滚里面;一脸病态的谢天笑竟然还在如江湖老丐一样挥舞着它的打狗棒;崔老大的嗓子没有因为这些年多了些质量好的色拉油而不再嘶哑……
  青春不再,回忆用存。不管是因为少不经世,还是触碰心灵,愿这种曾构成我青春年代影响我的文化元素更好地存在。
<< 英文月份的来历 / 长沟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大猫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